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戚继光除了抗倭还有什么成就为什么镇守边关就默默无名了

发布时间:2021-01-06 12:40:13 阅读: 来源: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戚继光除了抗倭还有什么成就?为什么镇守边关就默默无名了?

中国有句古话:“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抗倭名将戚继光北上镇守边疆后虽然取得什么著名战绩,但绝对不是碌碌无为。

隆庆元年(1567年),给事中吴世来建议调抗倭名将俞大猷和戚继光到北方训练蓟门士兵。最后,明庭决定只调派戚继光前往蓟门练兵。

戚继光到达蓟镇后,立刻就发现了蓟镇和其他各镇的不同。蓟镇背后是京师近畿,在战略上就不能像其他各镇那样进行防守反击,必须把威胁阻挡在边墙之外,使京畿重地不受骚扰。另外,绵延二千余里的防线,也使得明军通常只能以劣势兵力对战全力破关的蒙古主力。可见,蓟镇明军的战术需求首先是防御性,而最具防御力的武器莫过于战车了。于是,戚继光找到了俞大猷,并在其帮助下,建立了自己的车营部队。

到了戚继光时代,明代战车已经发展演变了上百年,因此车辆的制式各不相同。戚继光到任后,立即对战车的性质进行统一。他首先使用了俞大猷的正厢车,也就是防御屏障在前的战车。不久之后,戚继光为了加强车营的防御效能,使用了防御屏障在一侧的偏厢车。

戚继光的每辆战车配备二十名士兵,分为正、奇两队,每队十人。操作战车的为正兵队,随车作战的为奇兵队。在编制上,一辆战车被叫做一宗;每四宗为一局,设一个百总;每四局为一司,设一个把总;每四司为一部,设一个千总;每二部为一营,设一个将官;共有战车128辆,官兵2603人。128辆新型的偏厢车连接起来,能让车营“四方行俱如墙”,成为一个木质要塞。但光有防御工事还不行,往往处于兵力劣势的明军要想击败善于骑射的蒙古骑兵,自然就需要更为旺盛的投射火力。

戚继光的车营与以往不同的是大量装备新式火器。戚继光装备的第一种新式火器是火绳枪,也就是鸟铳。这是欧洲人带来的一种新式火器。嘉靖元年(1522年)明军在与葡萄牙人的西草湾之战中,就见识了这种火器的厉害,之后开始大量装备。比如,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明军一口气就列装了一万杆鸟铳。明军的火绳枪一开始是多用于水战,后来才逐渐装备明军的陆军。

这种新式火器的优势在于身管长,初速高,准确度高。比如,明人用其射击木板的实验结果是“洞而不裂”,戚继光则评价为:“鸟铳远射及准”。这里要特别提一下准确度这个问题。鸟铳作为滑膛枪,准确度自然不如后来的线膛枪。但当时的鸟铳已经有了瞄准的准星,并且可以架在支架上射击。这种射击方式明显优于弓箭,士兵很容易上手,成为熟练射手。而弓箭只能通过人的背部肌肉,手指扣箭力度,以及射箭的姿势来感性地保证准确度。另外,现代弓术爱好者的弓箭拉力大多为四五十磅,而明代军用战弓最基本的拉力就有六十斤,换算成磅数已经接近八十磅。就是这种远超普通人射箭强度的弓,也只是被定为“下力”。在明军的体系中,八九十斤的弓被称之为“中力”,一百二十斤的弓为“上力”,超过一百二十斤的弓则被称为“虎力”。所以合格的弓箭手必须经过严格训练,这又导致弓箭手训练周期会十分漫长,以至于宋明两代都设有大批的民间弓箭社来培养合格的弓箭手。另一方面,在战场上,弓箭手也很容易疲劳。最为关键的一点,面对拥有防护的目标,鸟铳的杀伤后效也明显强于弓箭。比如戚继光评价:“而敌以坚甲当之,每每射不能入。”

(鸟铳图解)

但这种新式火器,当时北方明军使用的却不多,北方工匠制造的鸟铳也大多不合标准。因此戚继光赴任蓟镇后不久,就向朝廷要求招募自己的浙江旧部一万人,来充当蓟镇边军的教练,再由熟知鸟铳技法的北军训练其他北军。可见在戚继光之前,这种火器主要是南方明军装备,是戚继光首先将其大量应用于北方边防。

(鸟铳的击发装置)

不过鸟铳也有它的劣势。如戚继光所说:“鸟铳虽速准而力小,难御大队。”在平原上,仅凭鸟铳齐射,是不可能抵挡住蒙古骑兵的冲锋的。所以,其实戚继光车营的火力核心是另一种新式火器——狼机铳,也就是佛朗机炮,一种长管后装轻型火炮。车营当中每车配备两门狼机铳,每门配备九个子铳,火药三十斤,铅弹一百发。根据推算,一发铅弹所需火药为0.3斤,为178.5g。这种火炮的长度在五尺(1.6米)到七尺(2.24米)之间,口径一寸六分,合51.2mm。推算其铅制弹丸重量约在740g左右,即弹丸重量约为明制1.25斤(1.6磅)左右。其射程在一里有余(576米以上),百步(160米)之内可洞穿人马,可见该炮威力不小,足以在弓箭射程之外,对蒙古骑兵造成可怕的伤亡。

(弗朗机铳)

总体而言,戚继光车营就是以狼机铳和鸟铳为主要投射火力。每辆战车的正兵队中,车正配备旗枪一杆、腰刀一把,负责指挥全车战斗;舵工一名,专管战车方向;镗钯手两名,除自带一柄镗钯外,另外各配有火箭60只;佛朗机手六名,每三人负责操作一门狼机铳。奇兵队长一名,持旗枪和腰刀各一,指挥全队作战;鸟铳手四名,装备三钱弹重火绳枪(口径约13mm)一支,每人三百发弹药,外配双手长刀一把,藤牌手两人,藤牌一面,腰刀一把,投石索一个。镗钯手二人,与正兵队镗钯手合用火箭,另外火兵一人,夹刀棒一根。

与敌接战之时的战术是:如果蒙古军士以数十骑兵挑衅,明军不予回应。直到蒙古大部冲到五十步(80米)的距离时,各种火器才一起发射,杀伤敌人大队。如果蒙古人顶着火力冲到距离战车只有一丈远时,奇兵队将于车下的活门冲出,与敌肉搏。届时,奇兵队将排列为四行,第一行军士手持双手刀,匍匐前进,利用手中的长刀去砍断敌方马腿;第二行军士手持夹刀棒,击打被砍马腿而落马的敌军;第三四行的军士手持长枪、镗钯,戳刺落马和还在马上的敌军。奇兵队最远不许离开战车五步,并且如果力气用尽,则应迅速退回车内。在奇兵队进行肉搏之时,还有士兵依托偏厢车上的木质女墙来继续射击,来压制敌人和掩护己方。可以看出,在战斗的时候,车营里的明军指挥系统是彼此错开、却又彼此配合的,这也符合戚继光一贯的用兵手法。

根据计算,车营所有火器,一次齐射,共有768发炮弹和枪弹,弹丸投射量能达到近200公斤。这在80米的距离上,将造成极为可怕的杀伤效果。除此之外,在车营指挥官直接指挥下的,还有四门无敌大将军炮和四辆火箭车。无敌大将军炮为佛朗机型后装火炮,“横击二十余丈(64米以上),可以洞众”。可见主要目的为压制蒙古骑兵大队冲击,并用了以霰弹射击为主的模式。该炮一次发射使用4斤火药,铁制霰弹365发,合口石弹一发;或不用石弹而装填500发霰弹。该型火炮一门配备30发弹药,四门合计120发。车营指挥官可根据战场环境需要,一次向20至80丈,也就是64~256米左右的战线上,一次射击366发(单炮单子铳)~6000发(四炮三子铳预装轮放)弹丸。以上这种火力密度,如运用得当,能给进入有效射程内的敌人带来极其惨重的损失,足以瓦解一次万人级别的大规模骑兵冲锋。可以说,面对这样的火力,很多时候都不需要奇兵队投入肉搏了。

中国兵法一向将就奇正相依。车营作为堂堂之阵,正面迎敌,在兵法上即为正。戚继光的骑兵营和步兵营就是奇兵。他以车营为中军,步骑张两翼,创立出一套很典型的车步骑联合作战方式。

戚继光的骑兵营,为十二人一队,三队一旗,三旗一局,四局一司,两司一部,三部为一营。全营上下官兵约为三千人。左右两部的每队设队长一人,持腰刀弓箭,分左右二伍;鸟铳手两名为伍长,配备鸟铳和双手长刀;快枪手两名,各持快枪一杆;镗钯手两名,配备镗钯和火箭;刀棍手两名,配备刀棍和弓箭;火兵一名,负责该队后勤。中部的每司第一局各队设队长一名,配弓矢腰刀;鸟铳手八名,配鸟铳双手长刀;镗钯手三名,配镗钯火箭。第二第三局队长一名,配弓矢腰刀;弓骑兵四名,除弓箭外各配腰刀一柄;钩镰枪手四名,各钩镰枪一杆,弓箭一副;镗钯手两名,各持镗钯火箭。

骑兵营全营上下共有虎蹲炮60门,弹药1800发,每次发射直径约2寸石弹一发,霰弹30发(重一两)或100发(三钱以下)。火绳枪540支,快枪360杆,弹药均为每支300发。弓箭1152副,每副箭矢30支,此外还有火箭12920支。

由骑兵的配置可以看出,全营十八局,特别专为骑战的,仅有中部四局,仅占全营总兵力的22%,其他各局武器配置多为步战所用。特别是其骑兵营携带648副拒马枪,在训练中左右部为下马步战,以拒马枪环绕营地,镗钯手在前,刀棍手在后,次为快枪手,后为鸟铳手,马匹为火兵看管。这个骑兵营与其说是骑兵,更像是骑马步兵,以马匹机动,战以步战为主。而且该骑兵营中没有配置长枪,最长的兵器仅为镗钯,全营士兵除火兵外,全部配置了远程武器,火器手之外的人均配弓箭。从这里可以看出,这个骑兵营是作为远程打击火力为主的。

步兵营结构与骑兵营相同,同为12人一队,分杀手队和铳手队。杀手队队长一名,旗枪一杆,腰刀一把,弓箭一副;藤牌手两名,各藤牌一面,腰刀一把,狼筅手两名,狼筅两柄;长枪手两名,各长枪一杆,弓箭一幅;镗钯手两名,各镗钯一杆,火箭三十支;大棒手两名,各大棒一根,弓箭一副;火兵一名。铳手队队长旗枪一杆,腰刀一柄,弓箭一副;鸟铳手十名,各持火绳枪一杆,双手长刀一把;火兵一名。步兵营在远程武器上也十分突出,全营拥有火绳枪1080杆,火器手占全营兵员数量50%,这个比例在当时的世界上都堪称豪华和先进。

不过在携带了大量的火药铅弹等沉重的作战物资后,粮食携带量就难以保证了。比如步营士兵双手长刀一把二斤八两,鸟铳一门五、六斤,火药六斤,铅弹六斤,仅武器负重便已达二十斤,约12kg,如算再算上盔甲等物,已经很难随身携带更多的粮草。于是戚继光特意创立了辎重营以运送军粮。这个辎重营其实是将随身粮草单独分列一营,以车营护卫,以便于跟随军队作战。辎重营随车有160门佛狼机铳,640支火绳枪,全营仍有相当强的火力,可轻易击退小股蒙古骑兵。甚至可以作为依托,在车营未能及时到达的时候,配合机动性较强的骑兵营和步兵营进行反击作战。

(明军开元弓)

除了编制出拥有极强防御力和旺盛火力的车营、骑营、步营、辎重营外,戚继光还极其重视军队训练。比如戚继光校阅弓箭时,要求射手距离靶子八十步(128米)远,靶子高六尺(约1.8米),宽二尺(约60厘米),三发二中,才是优秀。校阅鸟铳手时,要求射手距离靶子八十步,靶子高五尺(约1.5米),宽二尺,最低标准是三发一中,十发七中为优良。相关奖惩制度也很严格。比如校阅鸟铳手后,根据最终结果,三发只中一发的人不赏不罚;三发中两发,赏银一分;全部打中的人,赏银五分;一次都没有上靶的人,要打三个军棍。被打军棍的人,之后再进行校阅时,再一发不中,打六棍;第三次校阅再一发不中,打九棍;到第五次还是一发都不中,就要打四十军棍,并从军中除名。不愿意挨打的人,一次罚银五厘,第二次罚一分,第三次罚一分半。弓弩的赏罚与鸟铳相同。

另外,戚继光还特别注意因地制宜。他提出:制造军器时,不必让工部拨给,只需要将制造军器的任务分工给各省即可。其中,福建擅长造刀,则由福建拨给刀具;浙江擅造鸟铳、战车,以便全力发挥各省各自的特长。

(蓟镇车营布防图)

总之,经过戚继光的整顿,蓟镇军队的面貌得到很大改观。当时的总督刘应节称:“总理戚某,文武兼资,才识相合,誓众则捐生报主,精忠可贯乎天日;治兵则转弱为强,训练真动乎鬼神。”

到了万历元年(1573年)二月,对戚继光的第一次考验便到了。该月十日,蒙古骑兵入犯挐子谷,戚继光闻讯派遣官军截杀入犯的蒙古军,取得小胜。同年四月,蒙古骑兵入犯桃岭口,再次被戚继光击败。之后的五月二十日界岭口之战,蒙古酋长董狐狸、专难等人入犯蓟镇,戚继光率领游击王轸分兵迎敌。一场大战之后,蒙古军力不能支败走,其酋长董狐狸几乎被明军生擒。

万历三年(1576年)正月,蒙古朵颜卫首领长秃入侵董家口关城。戚继光率领明军自榆木、董关两地出塞,穷追蒙古军一百五十余里,其麾下的标军李云生还活捉了长秃。

这一连番的胜利得到明帝国上下一致好评,戚继光的车营体系得到广泛认可。他先后共装备了七个车营,布置战车1239辆,并建立了相应的防御体系,蓟镇自戚继光之后被公认为九边最强大的军镇。

当时的人这么评价戚继光的功绩:“虏数苦蓟北,今修内备,不战而伐其谋,即军政无所课功,其功则上上也。”也就是兵圣孙武所说的“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北京十大癌症医院排名

北联nk免疫细胞

北京能治卵巢早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