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慈禧掌权时为何没有外戚干政慈禧的娘家人在干嘛

发布时间:2020-02-27 11:13:59 阅读: 来源: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慈禧掌权时为何没有外戚干政?慈禧的娘家人在干嘛?

慈禧掌权时为何没有外戚干政?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若论太后专权干政,慈禧太后排不上第一,至少也是第二。

但是如此威武霸气的慈禧太后,却没有做出外戚干政的事,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慈禧为何会一反常态,刻意不用娘家人参与政治呢?

这还要从她的家世背景说起。

一、平平无奇的叶赫之家

慈禧,姓叶赫那拉氏,镶蓝旗人。父亲名惠征,没有什么大的背景,从八品的笔贴式干起,逐步做到了四品道员。惠征在安徽芜湖主事一方时(1848-1852),正逢太平军起义爆发,江南清军被打的毫无招架之功。太平军逼近芜湖时,惠征弃城而逃,结果事后追究失地之责,惠征虽系“国丈”之尊,仍被革去职务。1853年,留居江苏镇江的惠征病故。

慈禧共兄弟姐妹5人,她是长女,下有照祥、桂祥、福祥三个弟弟,和妹妹婉贞。慈禧身为长女颇有责任感和上进心,她时常爱读书写字,16岁时就已“五经成诵、通满文、二十四史亦皆浏览“。但或许是锋芒毕露的缘故,又或是重男轻女思想作怪,惠征自来不太喜欢这个女儿,而把大部分的父爱倾注到几个儿子身上,对于小女儿婉贞也宠爱有加。这难免使得慈禧对父亲和兄弟有一些成见。

父亲病故后,慈禧一家人顿时失去了依靠,在京城劈柴胡同过着惨淡的日子。1852年,咸丰皇帝选秀时将慈禧选为贵人,依例赐娘家一座宅子,慈禧家才算有了点起色。

惠征早年一直做的是低级文官,不是什么诗书传家之辈,对几个儿女的教养没有看出什么过人之处,这是日后桂祥诸兄弟没有什么成就的根本原因。

慈禧入宫后惠征被依例赐予承恩公的爵位,惠征死后爵位由长子照祥承袭,照祥不久后也病逝,便由桂祥顶替。因慈禧入宫,其家被抬入上三旗的镶黄旗,桂祥还做过一任镶黄旗副都统。

清代八旗都统最初是非常显赫威武的职务,统管本旗的军事行政事务,在战争年代都是高官名将的出身之地。但到了咸丰时期八旗军基本丧失了战斗力,都统也就萎缩为本旗的行政事务官,实际职权并不大。更何况桂祥是个副都统,职权就更少了。他既不用管实际事务,也不用到衙门上班,只管领取俸禄。

与汉唐时代强大的外戚相比,满清的高官贵臣,既缺乏强大的宗族势力支撑,也没有兼并土地的经济基础,无法以宗族的名义源源不断输出顶级人才,也无法保持数十年上百年连续性的兴旺发达。某个家庭的繁盛,只能依靠个人努力。

桂祥能够从一文不名的旗人跻身上三旗的副都统,至少从政治上具备了一定条件。如果利用好机会,假以时日,未必不能走上一个更高的平台。但这位庸碌的承恩公,似乎只对享乐感兴趣。这无疑令精于世务的慈禧大失所望。

二、庸碌的国舅爷

1861年咸丰病逝于热河,26岁的慈禧联合慈安恭王奕发动“辛酉政变”,干翻辅政八大臣集团。此时的慈禧,毫无疑问需要强有力的外朝支援,但除了恭王,她一无所依。像西汉王政君的五侯弟侄、唐朝武则天强有力的诸侄,慈禧是想都不敢想的。

那么公爷桂祥一直在干什么呢?

忙着乐呵呢。桂祥攀龙附凤,没想着怎么利用慈禧的巨大优势往上爬,反而迅速捡起了皇亲贵戚公子哥的腐败气,摆谱办堂会飞鹰走狗玩鸟弄虫。桂祥是当朝太后的弟弟,派头比一般皇室子弟还大,请谁来是给谁面子,故而趋炎附势者日多,哄抬的桂祥的谱也就越大。

怎奈作为新兴的贵人,又没有可捞油水的官职,家里田产也薄,桂祥那点可怜的俸禄根本不够花。

无奈之下,桂祥经常把慈禧赏赐的古玩、字画拿去典当,继续打肿脸充胖子。久而久之,事情自然传到了慈禧耳朵里,慈禧虽然生气,却也不好发作。她嘴上不说什么,赏赐的东西却越来越少。

事实上挥霍本身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罪过,慈禧没必要对之介意。长年处于政治斗争中心的慈禧太后,看人论事,无论亲疏,第一标准都看是否会办事。她长年与之打交道的,要么是人称鬼子六的恭亲王奕,要么是平定东南的曾国藩,哪个不是万里挑一的俊杰高才。

久处高崖,慈禧自然十分看不上才识庸劣又无甚志向的人。想当初慈禧进宫时并不是一路顺风,全是靠自己一步步熬出来斗出来的,她以26岁之龄,斗败树大根深又握有先帝遗命的八大臣,她既自命为万事靠己不用愁的强人,就更加鄙视自甘下流不思进取的人。

桂祥的种种表现无一不戳中慈禧的痛处。

但这并不意味着慈禧天生排斥娘家人。庆亲王的发迹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奕劻是乾隆皇帝的曾孙,到了他这一代连王爵也没混上,只当了个贝子,生活很落魄。但他平时工于书画,倒是写的一手好文好字。生来落魄的奕劻虽然倒运,对到手的机会却从来抓的很准。

奕劻与桂祥是邻居。桂祥与姐姐慈禧没有太多的见面沟通机会,日常联系主要是书信来往。桂祥自己斗大的字不识一升,不会组织语言也不会写字,只好求助于邻居奕劻。

桂祥的书信都是由他捉刀,慈禧看信后颇为欣赏。对他渐渐有了好感,又通过几次办事有了具体接触,令慈禧感到十分可靠,同治皇帝大婚时,奕劻居然以远枝宗室的身份,被加了郡王衔(不实封王爵,但享受经济待遇)。

奕劻的本事其实并不咋样,与奕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哪怕是奕譞(光绪皇帝生父),他也非其侪辈。他的时来运转,事实上完全就是沾了桂祥的光。

而桂祥这棵招凤揽凰的歪脖梧桐树,却空自担着皇亲国戚的名头,过着每况愈下的日子。在慈禧看来,真正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三、凉薄的慈禧

事实上,没有哪个人会拒绝亲人,任人唯亲是古今中外最为通行的规则。

慈禧同样不例外。同治帝驾崩后,她力主选醇亲王奕譞长子载湉(光绪)为嗣帝,只因载湉之母婉贞是她的亲妹妹。为光绪皇帝选后时,在静芬(即后来的隆裕太后)和长叙二女(即珍妃、瑾妃)之间,慈禧坚持指定静芬为后,只因她是桂祥的女儿、自己的亲侄女。慈禧临终时,她又指定溥仪继承大统——溥仪是婉贞的嫡亲孙子。

但大概就是因为娘家子侄不争气,慈禧一直对他们不假辞色。

婉贞有一次进宫去见慈禧,姐妹两个说起来桂祥经常去当铺典当物价,婉贞恳求大姐赏给桂祥一个职务,既可以用办差拴拴桂祥的心,也好歹让他有个固定的进项。慈禧却吐槽说:“我何尝不想提拔他,可他是张天师让鬼迷住了,是块抹不上墙的泥巴。真要赏他个顶戴,让他在任上干出荒唐事来,可如何收场?”婉贞便再也不敢提此事,只能自己时不时给二哥接济些钱物。

静芬被选入皇宫后,很少有机会能回家与桂祥团聚,她也不敢召父母进宫,怕慈禧知道了责骂。桂祥家中没有静芬的照片,托人进宫带话,静芬却不敢直接照,而先托德龄(侍奉慈禧的心腹女官)趁空探一下慈禧的口风。一家人尴尬成这样,历朝历代绝无仅有。

慈禧的刻薄,一方面因为她在政治上极为清醒,知道娘家人的斤两,所以不让他们在政治上插手,这自然是保命全禄的良方。另一方面也确实跟她少年时的家庭生活阴影有关。

德龄在其著作《清宫禁二年记》中,曾经记录过慈禧太后对少年生活的怨望。“有一次谓余曰,自余髫龄,生命极苦,尔所知也。以余非双亲所爱,尤觉毫无乐趣。吾娣所欲,亲必与之。至于余者,靡不遭呵叱。”其实对长子长女严格,大概是中国家庭的普遍现象,只因人处于年少时,心智尚不成熟,难免误解父母的心意。

然而这毕竟给慈禧留下了相当大的心结,导致她成年后对娘家不太亲密。她嫁给咸丰皇帝后,只在咸丰七年,因为刚生了儿子,到娘家省了一次亲,自此之外再也没回过一次。

慈禧大哥家的儿子德善、二弟桂祥以及庶弟佛佑,虽然都是一时无两的最亲贵的国戚,但他们三家无一例外过着一般人的生活,在见惯了大富大豪的京城,仅能维持小康的桂祥等人,简直就是穷人。有的老太监明白其中道理,不免暗中议论,说慈禧不富娘家。德龄也说:“伊(指慈禧)对于那些皇族,和伊自己的母家这些至今的亲戚,都是切齿痛恨着的。伊竟从曾不使伊的那些亲戚当过一个位置比较重要、捞钱比较容易的官;所以凡跟伊有直接关系的亲戚,除却极少数的一部分之外,大多全穷的和下等人差不多了……”

外人说归说。在慈禧心中,究竟是刚硬多一些,还是无奈多一些,都很难说的清了。

电池UN38.3认证

泰安发电机出租

山特UPS电源

阻燃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