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退休检察官自我举报:当年领导要求“无罪也起诉”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6:06:37 阅读: 来源: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退休检察官自我举报:当年领导要求“无罪也起诉”

检察官举报自己:我办了错案!

解说:

一位退休检察官为何要举报自己8年前提起诉讼的一起案件?

孟宪君:

这个案件本来就是错案,我一直坚持是错案。

解说:

从一审无罪到二审被判有罪,“领导要求”究竟在案件审理中发挥了多大的作用?

孟宪君:

市委领导非要让我们起诉,我们在这里活受罪。

解说:

8年前,他选择服从领导安排。8年后,他选择了自我举报。

评论员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节目一开始我们先做一个选择题,如果一个检察官面临着自己的本意和领导的要求发生了严重冲突的时候,你该怎么抉择?自己的本意是他涉及的一个案件,他觉得这个当事人是无罪的。但是领导要求无罪你也给我弄成起诉。8年前这名检察官从了,然后让这个当事人被判了缓刑,但是这8年中他一直被这种良心折磨着,于是8年后他选择了到最高检去自我举报,我错了,我办了错案了。昨天这起案件重审。

解说:

昨天,一件刑事再审的案件,在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案件重审其实并不少见,但昨天的这场庭审却因为坐在旁听席上的这个人,而引来了舆论极大的关注。

他叫孟宪君,他曾是安徽省淮北市的一名检察官,他也曾是昨天这起案件一审、二审时的公诉人,但最重要的,是他曾到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自己,说自己在该案审理时办错案了。而正是因为他的这一举动,在引发了媒体广泛关注的同时,也推动了该案时隔八年的重审。

孟宪君:

这个案件本身就是错案,我一直坚持是错案,也希望法院能够依法给他判无罪。

解说:

2005年,身为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区法院检察官的孟宪君担任了一起经济案件的公诉人。在孟宪君看来,这个案件是一起明显无罪的案件,但就在一审作出无罪判决后,检察院却受到上级领导的压力,要求对该案进行抗诉,并最终在该案二审时改判了当事人高尚有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然而,这个案子却一直让孟宪君良心不安,也成为了他从事检察工作28年中的一个污点。

孟宪君:

按照国家法律的要求不枉不纵,不能放过坏人,但也不能冤枉好人。

解说:

与此同时,在二审结束后,因不服判决,这起案件的被告人高尚,却走上了漫长的申诉道路。先后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要求案件重审,但是这些申请都被驳回了,这条路,高尚一走就是7年。

高尚:

我们家基本不支持我(申诉),支持我的主要还是我自己的信念。

解说:

高尚所面临的这些困难被孟宪君了解后,孟宪君决定用举报自己的方式来推动案件的重审。2013年11月1日,退休多年的孟宪君带着一大摞材料来到北京,向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了自己。

孟宪君:

有点麻烦,市检察院来查我,查我的银行帐,查我办过的案件。

解说:

自我检举之后,孟宪君受到了很多质疑、规劝以及相关调查,家人也担心他的人身安全。但他始终认为自己有责任让这起错案得到纠正。

白岩松:

我们来看看这起案件能够8年后重审,一个关键点当然是这个检察官的自我举报,但是不仅仅如此,我们看8年一路走来,其中这个当事人高尚是一直在申诉,从来没有停下这样一个脚步,哪怕仅仅是判三缓五,很多人可能觉得判不重啊,你几乎等于没事,但他坚决一直是申诉。同时媒体也在报道,而检察官举报自己,这属于一种非常规手段,最后终于迎来了案件再审,孟宪君觉得这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付出了司法成本太大了,是不合理的。接下来我们就同时要连线孟宪君和当事人高尚。

首先要连线老孟,老孟您好。好多人其实一定都问过你了,为什么要自我举报,您的回答很简单,因为这是一个错案,您觉得主要错在了哪?

退休检察官孟宪君:

案件的二审判决,一个使用法律不当,另外事实认定,证据认定也有错误,这是一个错误判决。

白岩松:

您一直说这8年您在受一种良心的谴责,这种滋味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孟宪君:

很恼火,很愤怒。

白岩松:

如果要是您没退休的话会自我举报吗?

孟宪君:

主要是我是2009年退休的,他们是2013年,我听说他申诉被最高法院驳回,这才决定到最高检察院去反映我办案的意见,希望最高检察院能够发挥最高法律监督机关的作用,对法院的错误判决进行干预。

白岩松:

您去自我举报的时候一定也仔细的琢磨过后果,您都想到过哪些有可能出现的后果呢?对您来说。

孟宪君:

我想最多的还是说能把这个案件及早的平反,其他的没多想。

白岩松:

没多想。现在昨天重审,但是结果还没出来,如果结果最后依然坚持原来的判决呢?有可能吗?

孟宪君:

按法律说的有可能。

白岩松:

那您会怎么面对这个结果?

孟宪君:

因为这个是判决的法院专有的垄断权,其他的是不能取代的。判决有罪或者无罪这都是他们法院的权利。但是如果要是严格依法办案应该判无罪。

白岩松:

如果要是判有罪,您继续会有一些行动吗?

孟宪君:

那当然了,那是很自然的。

白岩松:

还要问一个问题,有媒体报道说,您在自我举报之后,也有包括您以前办过的所有的案子都被人家给调过来了,包括你儿子的银行帐户也会被去查。是否可以理解成就像媒体报道那样说,您在感受到某种报复或者是威胁?

孟宪君:

有这方面的感觉,感到很伤感,对我太不公正了。

白岩松:

恐惧吗?

孟宪君:

那倒不恐惧,但是我觉得我没办过什么错事,没办过什么坏事,这个对待我是不公正的。

白岩松:

也但愿理解是错的。好了,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下高尚,高尚您好。

高尚:

岩松您好。

白岩松:

按理说其实老孟8年前的时候也是你案件,假如你认为是一个错案的话,他是一个当时主要的检察官,今天为什么坐在了一起?

高尚:

这个说起来话就长了。由于公安局虚构犯罪事实,检察院也给我批捕了,也审查起诉了,所以我对检察院没有好的印象,一开始我是不相信孟科长的。但是在审查过程当中,我一看孟科长和其他的办案人员不一样,特别是对公安局的办案人员不一样,所以非常严肃认真,依法法规来办事,所以我又相信他了。

等到起诉书送到我手里面的时候,我就觉得孟科长是一个软骨头,在我面前表现的非常正直,但是还是顶不住领导的压力。

等到一审开庭的时候,当他当庭痛骂强逼检察院起诉的领导的时候,当他说出“无罪也要起诉”的时候,说出领导意见的时候,所以我又对他非常尊敬了。

我们那么一路走来,应当说我自己就是一个正直的人,所以我也喜欢正直的检察官,所以当他愿意帮助我的时候,我乐意接受。

白岩松:

高尚,如果要是这个昨天重审这个案件,结果并不如愿呢?

高尚:

我会一直申诉下去。

白岩松:

好,接下来我们就要回头去回述一下,说到了领导的要求,那么在8年前到底是领导一种什么样的要求,用今天来看过去8年前那样一个动作非常值得复盘,因为它要为未来当一面镜子。

解说:

这8年我心里憋屈,一个案件带给办案检察官的是挥之不去的8年压抑。2005年,当时已经退居二线的孟宪君,被领导指定为高尚案的公诉人。在翻阅卷宗并数次提审高尚后,孟宪君认为高尚是无罪的。孟宪君将自己的意见在淮北市相山区检察院检委会上做了汇报,并获得了一致认可。

手工旗袍定制厂家

龙猫养殖

爱爱小说大全

性感旗袍女神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