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饲料业告急养殖业告急-【新闻】看麦娘

发布时间:2021-04-20 13:33:31 阅读: 来源: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饲料业告急养殖业告急

10月15日,广东省开平的养殖户老刘与往常一样到附近的正大康地饲料经销店购买猪料,店老板告诉他,今天猪料价格又升了2.5元。老刘很纳闷:从9月中旬到现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该公司的饲料价格已经升了三次了,每包总共升了5.5元,再这样下去谁承受得了? 其实不仅仅是正大康地的饲料升价,据记者了解,从9月中旬到10月中旬,广东大部分的饲料企业都有不同幅度的升价,广东正大康地猪料和鸡料每包升了5.5元,浓缩料升了7元;广东英维的猪料每包升了6元;广州兆华金丰鸡料每包升了5元,鸭料每包升了4元。而即使是这样连续升价,大部分饲料企业仍然无法保证正常的利润,甚至大部分处于亏损状态。原来,饲料升价的背后是作为饲料原料之一的豆粕近段时间出现非常规的价格暴涨。 国内国际大豆紧缺 豆粕两月升价千元 记者了解到,广东豆粕的报价8月尚处于反复震荡之中,到9月份开始迅速攀升,资料显示,9月1日市场报价2230元/吨,10月份,国内豆粕价格扶摇直上,截至10月16日,广东豆粕的报价已经突破3200元/吨,创下历史新高,短短近两个月的时间升价970元/吨,引起业界哗然。 这次豆粕价格的非常规上涨与生产豆粕的原料——大豆的市场行情密切相关。 国内方面,为了控制进口大豆大量涌入国内市场,国家从9月份开始逐渐收紧大豆进口的闸门,根据我国国情,转基因产品进口暂行条例的到期时间从2003年9月20日延期到2004年4月20日,并规定供应商对华在9月20日后到货的大豆必须申请新的批准文件,同时当地进口商必须申请新的标识证明,持有旧批文的进口商必须保证在9月20日前到岸,否则文件失效。为了保险起见,大部分进口商都把船期推到10月以后,而资料显示,10月份能办好证卸船的大豆数量相当有限,预计到港的大豆数量只有50-80万吨,进口大豆出现断档,从而使市场上豆粕的供应量大量减少,价格飞涨。另一方面,由于国产大豆的产量比预期要低,压榨企业担心后期原料不足排队抢购,目前北方油脂厂和贸易商的采购队伍已经云集在大豆产区,预计大部分国产大豆将在产区消费完毕,很少有现货进入南方市场,这样在广东的豆源将更加吃紧,价格上涨成为必然。 国际方面,长期以来,美国一直占据着大豆市场的主导地位,其产量和出口量均占世界第一位,因此国际大豆的定价权掌握在其手中,美国大豆生产情况直接影响到国际大豆的价格。9月10日,美国农业部的农产品产量报告公布大豆大幅度减产,这一消息使得全球油脂油料市场出现一波强劲的上涨行情。而就在人们翘首等待市场新的变化因素之时,10月10日,美国农业部在该月的全球农产品供需报告中,各大豆主产区和主销区的供需数据较9月份都有较大的调整,从而使整个市场再掀波澜,我国大豆市场价格再次上涨。就广东而言,油脂厂95%的豆源必须依赖进口大豆,因此在国际大豆减产,到港大豆数量有限的情况下,价格上涨亦是必然的。 油脂厂喜迎丰收年 饲料厂苦熬紧日子 应该说,在国内、国际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下,豆粕价格上涨应在情理之中,但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就是,此次豆粕价格的上涨还跟油脂企业垄断市场,借机抬高价格有关。压榨行业属于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的产业,门槛高,投资大,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难以染指,因此国内大型的压榨企业相当有限。而正因为如此,这些企业在市场上有着说一不二的权利,饲料企业与油脂厂之间的交易从来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按理说,在大豆价格上涨的情况下,油脂厂的利润将受到直接的影响,但事实并非如此,压榨企业已将其所承担的国内国际风险通过其垄断地位转嫁到饲料企业和养殖户。一位饲料企业的经理一针见血地向记者指出:“这么多年来,饲料企业和养殖户的大部分利益都给了油脂厂。”据了解,目前广东有大型油脂厂8家,正是这8家油脂企业控制着广东大部分的豆粕市场。豆粕价格的上涨不但没有影响到油脂厂的利益,反而让其度过了一个丰收年。 业内人士给压榨企业算了一笔账:1吨大豆生产0.1吨豆油、0.785吨豆粕,按当前市场报价,二级豆油5650-5700/吨,豆粕报价3200元/吨,同时按2600元/吨的高价南美大豆,120元/吨的加工成本(这一成本一般比较固定)计算,广东大豆初榨毛利已经超过300元/吨。压榨行业已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暴利行业。 与之相反,作为下游企业的饲料企业则必须承受压榨企业转嫁过来的成本,不得不高成本运作,从而导致全行业岌岌可危,举步维艰。面对豆粕价格的暴涨,饲料企业有两个选择,一是改变配方,减少用料,以降低产品质量为代价控制成本;二是跟着涨价,但显然这两种做法都是极端的。对于正规企业来说,质量就是生命,所以选择第一条路显然行不通,唯一的办法就是提高饲料价格。但由于饲料企业门槛低,数量多,竞争激烈,生产能力已经过剩,因此,饲料企业不可能像油脂厂那样随意升价,只能小幅度上调,尽量减少损失,以鸡饲料为例,按目前这个最高报价,意味着每吨饲料成本增加约195元,如果要保本,饲料企业必须每包料要升价接近9.5元,显然这在饲料企业是不可能做到的。而且饲料企业升价的步伐远远跟不上原料升价的速度和幅度,按当前3200元/吨的报价,意味着从9月份到10月15日,豆粕的升幅已经超过40%,而饲料企业虽然经过几次升价,但幅度也不超过10%,远不能跟豆粕的升幅相比,正因为这样,目前许多饲料企业都处于亏损经营状态,广东英维饲料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郭增雄无奈地告诉记者,虽然从9月中旬以来我们先后三次提高饲料价格,每包猪全价料总共升价接近6元,但仍然不能维持正常的成本开支,目前他们每卖出一包猪全价料亏损约3-4元。广州兆华金丰饲料有限公司的唐经理告诉记者,目前我们用的还是2600元/吨的豆粕,即便是这个价钱已经使我们每包亏损一元左右,而这个价格的豆粕只能维持到本月20日左右,之后必须使用价格更高的豆粕,如果饲料价格不变的话,我们将亏得更多。业内权威人士指出,饲料原料供应商的“船”可以随水而涨,而饲料企业的“船”随水而涨后却过不了低矮的“桥底”,夹在中间的饲料企业生存状况确实令人担心。 饲料的升价正引起下一个消费链条——养殖业的波动。非典以后,畜禽养殖出现了购销两旺的局面,但饲料价格的上涨直接剥夺了他们应得的利益。今年商品猪价格相当难得地突破8.5元/公斤,本来对猪场来说是一个丰收年,但由于豆粕价格的上涨,这些利益都化为乌有。与此同时,养殖户的信心亦受影响,记者了解到,当前鸡苗的价格已经开始下跌,有的已经跌破0.5元/只,显示出养殖户对后市信心的不足,其中主要就是由于饲料价格的上涨而造成的。 何时降价遥遥无期 饲料行业急谋自救 那么,豆粕价格高企到底将持续到何时?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资深人士,均不能表示有个明确的预期,有的甚至认为价格还会继续上涨。也有人认为,新大豆上市会带动中小油脂厂开工,同时由于东北天气渐冷,畜禽生产旺期已过,豆粕销售量将减少,因此并不排除国产大豆南下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油脂企业想继续控制大豆的压榨总量只会对中小油脂厂有利,而对其自身没有什么好处。另外畜禽饲料的高峰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高峰之后,饲料的供需将恢复正常,因此这种偏离市场规律的现象将会得到缓解,这将有助于豆粕价格的下调。 面对饲料企业的窘况,政府部门和行业协会都作了大量的努力,广州市饲料工业协会的刘振凌副处长告诉记者,近段时间来他们多次召集饲料企业负责人商讨解决之道,并取得了一定进展,例如组织各饲料企业联合到北方采购原料,绕过南方油脂厂,或许可以减轻一些负担;同时通过求助期货公司的交割仓获得了一定的现货,或多或少可以减轻一些压力;另外还正在起草相关文件,准备提交有关部门,以期能够减免豆粕增值税,尽量减轻饲料企业的负担。 信息来源:南方农村报 中国农业网编辑

螺纹隔膜阀

呼吸阀

上海电动阀门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