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7-(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5:53 阅读: 来源:葡萄酒发酵罐厂家

哈尔德是邹佩章的私人医生,这位英国佬,医术极好,据说很早之前就来到中国,是个地道的中国通。

我入督军府前,尹熠就将他介绍给了我,我装病的那些药,便是这英国佬给我的。

哈尔德曾告诫过我,是药三分毒,长此服药,就是无病也会被灌出病。一语成谶,此回病势来得凶猛,身体极有可能已被药物反噬。

我已烧得迷迷糊糊,恍惚中好似看到了史怀香。此时她正焦虑地望向我。

史怀香眸眶红肿着,像是刚哭过,见我醒来,忙用锦帕拭去眼角的泪滴,冲我道:“如今成这样,我是不能不与你说的。你……其实是我与佩章生得孩子!”

我心口闷窒,全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我居然是邹佩章的女儿!那么姐姐维琼她也该是邹佩章的女儿!天,虎毒不食子,邹佩章居然杀了姐姐!

我眸底呛含着泪,却死杠着让它不落下。

这消息让我痛不欲生,所有悲苦的过往,像根绕在脖颈上的绳索,让我实难喘息。

猛然间坐起,揪住史怀香沁凉的素指:“这不是真的!姐姐怎会是邹佩章的女儿!”

史怀香细声啜泣,一个劲点头,过后用锦帕拭起眼角,开口安慰我:“维琼,不是他杀的!”

我一怔,脑穴突突暴跳,神经跟着根根绷紧。

尚未来得及多想,人中一阵刺痛,倏然间睁了眼。

冷不防对上一双幽蓝清冷的眸子。

邹锦华轻吐一气,将我搁在被上的一只手攥在掌心。

“醒了!可想吃点东西?”他嘴角呛着抹笑意,那笑意浅淡轻然,却难掩失而复得的喜悦。

昏眩的神经好一会才让我恢复意识。

想到之前他那样子对我,唇皮一咬,忙将手抽回,继而背过身不看他。

正在一旁忙碌的哈尔德见状,低笑起:“夫人身子骨虚,还得卧床休息几日!这里,我给夫人配了些调养身子的药,可接着吃几日!”

等不得哈尔德说完,邹锦华已挥手示意他下去。

屋里就剩下我和邹锦华,静谧的气氛连呼吸都变紧促。只听得邹锦华的脚步声在屋里来回。我料到他此时心里定在不安。哈尔德是邹佩章的人,他能将哈尔德请过来,邹佩章定然会知道我在这里。过不了多久,邹佩章便会寻来。而那时,才是我这枚棋子真正上场,为邹锦华上阵杀敌的时候。

“到底要怎样?”邹锦华失了耐心,搁下脚步,将执在手上烧至一半的烟蒂扔至地上。

我不作声,睁着惶恐不安的两眼,望着他那道映在墙上躁动不安的身影,试着清起嗓子道:“你一早就知我是大帅的女儿?”

有些不确定,不过是凭意识试探起。

他愣怔,没有否认,嘴角含满笑意,凑近我道:“这样也不错啊!横竖他也没儿子,只要我娶了你,与他只有好处!”

鼻翼生酸,泪水从眸底泛起,继而顺着脸颊滑落。我控制着不去管,任由它们濡湿着被褥,心里早见苍白凄冷。

他见我又不语,继续说道:“别把那老头想得这般仁慈,当年为绝我的念头,他可是弄了个与你一般无二的女人,唤人送至我榻上!”

我的心阵阵收紧,原本生酸的鼻翼,越发的酸胀。

他的话,是道霹雳,让我不能再装聋作哑。

“可知,那女人是谁?”我嘶哑着嗓门,怒瞪着他,身躯一个劲地颤抖。

他从没见我这般情绪失常过,扶住我颤抖的肩头,望向我道:“不管她是谁,终不是你啊!”

我别过头,阖上眼,不想听他这种虚伪无意的话,心底已被无助绝望袭满。

好一会,眸光掠过床头,落在哈尔德为我配的药上,抓起朝邹锦华砸去。

“混**蛋!她是我的姐姐!”

邹锦华呆愣了,没及时避让,被药包砸了额角,额上迅即泛起乌青。弄起的声响,惊动了那屋外的心腹,立马有人持枪推门来。

“少帅!”一声唤下,数支枪口对准了我。

我扬起头,眸光扫过这些冰冷枪械,大笑起:“姐姐就是这个样子去的!”

说时已赤脚下榻,邹锦华是拦也拦不住。

地板上的寒意顺着脚底心直入心口。

我一步步走至邹锦华跟前,望着他笑:“你哪里知道,她也是邹佩章的女儿啊!”

邹锦华大概是被我的嘲笑惹恼了,望向我道:“阿怡,不要这样!我们可以像从前那样的!”

“从前……”我念叨着这两字,嘴里尽是苦涩。

说起从前,不过是我被所谓的爱情蛊惑,失了心智,蒙闭了双眼,以致将他看错,如今明白他竟是杀我姐姐的仇人!我如何与他再回到从前。

不知从哪来的勇气,趁他走神功夫,迅即拔下他腰间的枪,扣动扳机直指他脑门。

这一举动,自然惊扰了邹锦华的心腹,那人手一挥,持枪的士兵已将屋子围得水泄不通。

“六姨太,冷静些!”那心腹惊惶不安地喊道。

我没有将那心腹的话听进去,只想手刃邹锦华为姐姐报仇。

邹锦华至始至终都望着我,脸上没有惊慌,似乎早料到我会这般。可他越是这样镇定,我对他越发恨得痒。

我将子弹推上膛,双手握紧枪,那心腹见状急得直唤邹锦华。

邹锦华望着我轻笑:“阿怡别玩了,快把枪收起来!”

那声轻唤,仍让我悸动,泪水不争气地哗哗直落。

走神间,腰肢一紧,已被邹锦华拥入怀里,手上的枪迅即被他夺去随意地扔在地上。

那心腹看出我俩不过是在闹别扭,领着那群士兵识趣地退了下。

这种恍恍惚惚的日子不知过了几日,自打那日后,邹锦华似乎越发的忙,算来,已有几日没见过他。

这日我在屋中小睡,隐约听得伺候我的大妈在与几个丫鬟低语。

“听说,大帅为六姨太的事气急了!前日给少帅定了尹家大小姐,说是过了月底就为他们完婚!”那位大妈望了望屋中的我小声道。

“那她怎么办?”一位丫鬟朝我的方向努努嘴。

“叹!她曾是大帅的六姨太,即便被大帅休了,少帅也不可能娶她的!”另一位满嘴嘲笑。

……

心底的悲凉,已让我全然无了睡意。

邹佩章待我这样,在我意料之中。只是邹锦华他不能一边将我捂在这,一边又与尹家结亲。

想到尹家,忙连想起尹熠。

这尹家大小姐,算来该是尹熠的妹妹。

思虑片刻,心底全然有了个计划。

---- 作者寄语:好久没来了,今日起续更啦!更位还在追的看官,出来了喔!

深圳Q345B不等边角钢黑角铁冷热弯角钢复工角钢现货批发

乌拉特后旗铝单板外墙怎么选择

湖北鄂州市轻钢别墅

东莞塘厦水口料回收

455升75kw厂家销售厨房用电热水器75kw电热水炉

西藏电动单缸注浆机高压水泥注浆机使用方法

焦作电力管大弯头应用广泛

深圳镀锌H型钢钢构H型钢加工冷热弯规格齐全今日价格

力荐河北CPVC电力管各项参数指标